郝月如-武式太極拳的走架打手(五)
類別 : 郝月如
Chhguo 發佈於 2010/12/23
郝月如-武式太極拳的走架打手(五)

一身之勁在於整,一身之氣在於斂。身法須-一求對,並要加以互相聯系起來成為一體,然後再求斂氣,氣要斂人要脊。斂者,須以意將氣下沉貼於背,由兩肩收於脊骨,斂於腰脊。氣能斂於腰脊,然後再求注於腰間。能注於腰間,一身便有主宰。一身能有主宰,一身之勁便能完整統一。氣勢須包圍情神,精神又須支撐氣勢。神聚、氣斂、精神貫注,精、氣、神三者須合一。一動無有不動,一靜無有不靜.自己安排得好,人一挨我,我在下即能得機,而在上即能得勢,上下相隨,前後左右無不得力也。能得機得勢,乃能舍己從人。
平日練習打手,須在沾連粘隨,不丟不頂上下功夫。走即是粘,粘即是走;粘即是用意,走即是行氣。以己依人,務要知己,乃能隨接隨轉;以己粘人,務要知人,乃能不後不先。彼之力有多大,我之意仍與其相合,彼增我亦增,彼減我亦減,累黍不差,不給彼有絲毫用力之餘。彼在上無處使勁,在下無處得力,我趁勢入之,接定彼勁,彼自能跌出不言而喻矣。
能粘得住人,然後能吸得住人,使之不能走脫。能吸得住人,然後能隨意牽引得人進而使之落空。若要將物漂出,務要往下加以浮物之力,斯其根自斷,乃無生根立足之地,如江海浮舟則自然浮得起彼身;彼身既已浮起,然則隨漂即出,極能輕鬆也。須切記:借力打人須斷彼之根,彼之根未斷,則力末借著而不能發;能斷被之根,打人才能省力而清脆,乃能使人心悅誠服。若要將彼跌空,須加以掀起之意,隨引隨化隨蓄一氣呵成,則自然能使彼猶如跌入深淵一般而落空,其勁全為我接定所掌握;彼身既已騰空而勁力全為我所借盡,然則一呼即出,遠近多少,取之何樣拋跌,順勢能及。此即所謂"借力打人",仍是引進落空,四兩撥千斤之妙也。
平日行工,一動勢須問問是否有空鬆圓活之趣,精神能否支撐八面。能支撐八面,乃能八面轉換。氣須存養涵蓄不使上浮,以直養而無害。氣勢須貫注於兩膊,形於手指。周身須通暢飽滿,節節貫串;太極即是周身,周身即是太極,無一寸不是如此,行氣才能如九曲珠無微而不到。氣如車輪,樞紐在腰。彼挨我何處,我氣即行往何處,何處即分虛實。虛便是陽,實即是陰;陰不離陽,陽不離陰,陰陽相濟,乃能以虛實制人。切記:須以己之虛去探彼勁之實,勿要用己之實而使彼知己。因敵變化須走內勁而不可露形蹟,勁由內換而使人莫測,彼只能挨我之虛,即挨皮毛,而得不到我之實,無從得力也。此即所謂"人不知我,我獨知人"。以虛實制人,人為我制,而我不為人制,乃能一往無敵,斯是太極拳之妙也。